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机关文化>>正文

用点滴照亮民族精神

作者:

闫荷

来源:

省作协

发布时间:

2019-7-12

?

1916年,一个叫刘蕴华的人出生在吴堡一个大户人家。在极端动荡的年代,优渥的家境使他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。他1928年入团,1936年入党,1938年奔赴延安。建国后,他在《中青报》任职。后来,他辞去工作,举家迁往长安,一住14年,直至离开,很多村民都不知道他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留有笔墨的大作家,因为他的形象太过一般,与当地农民并无二致,生活甚至比农民更艰苦、更没有尊严。他的笔名叫柳青,作品叫《创业史》。今天,当我们试图回顾中国农民——这个数以十亿计的巨大群体所走过的路,当我们试图了解农业——这个牵动国家神经的大问题,这部书,以及它所塑造的梁生宝,梁三老汉等形象仍然给我们无限启示。柳青说,文学事业,是一种终生的事业,要勤勤恳恳搞一辈子,不要见异思迁。

1947年,一位编辑主动请缨做了西北野战军随军记者,他们穿过沙漠、草原、戈壁,越过无数峻岭河川,直到1949年进军至帕米尔高原。七年后,他写成一部书。他的笔名叫杜鹏程,作品叫《保卫延安》。因为这本书,他受到过至高礼遇,也经历了巨大冲击,但却宠辱不惊。今天,当我们把目光投向阿富汗、叙利亚,投向所有在战火中的土地和民族。我们还有必要,通过这样严肃的记录,去回望中国人民为了解放所走过的路。去致敬那些为了我们的和平和自由,而流血牺牲的人。他说,我少小离家,万里归来时母亲已经去世。在写作时,母亲常出现在我眼前,从她身上,我看到了中国人民悲惨的过去,从我所写的战士们身上,我又看到被压迫了千百年的人民奋起抗争的排山倒海的力量,我一定要写出一部对得起死者和生者的艺术作品。

1982年,一位作家因为发表《人生》而声名大噪。雪花般的信件从四面八方涌来,过度的热闹使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生活,因而决心写一部能够展现当代中国社会变迁和中国人精神面貌的“大书”。他背起行囊离开西安,走进毛乌素沙漠。查阅资料、重读经典、体验生活,经历两千多个“早晨从中午开始”的日日夜夜。然而这部巨着在1986年初露头角时就受到了质疑。质疑没有挡住坚持,1988年,他为这部百万字的长篇巨着画上了句号。他的笔名叫路遥,作品叫《平凡的世界》。今天,当我们回望路遥,他所给出的不仅仅是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回应,还有对每一个平凡中国人的礼赞。他说,写作进入狂热状态,身体几乎不存在,生命似乎是一个纯粹的精神形式。日常生活也变成机器人性质,但是,没有比这一切更美好的了。

世界上有许多国家,经历过战争、坎坷、贫穷,但仍然充满了死而向生的力量,赢得我们的尊敬。因为它们有巴尔扎克、托尔斯泰、米沃什,有无数置身喧嚣之外,为国家观察、思考和记录的人,有为民族精神点灯的人。

今天我的时间太有限,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名字,讲述更多的故事。他们是白鹿原上的陈忠实,是商州里的贾平凹,是老县城的叶广芩,是统万城的高建群,是西去的骑手红柯……他们的名字,是文学陕军。

他们永远站在热闹背面,用一支笔,写下一部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,一幅幅芸芸众生的生命画卷,一阕阙浩浩乎生命气象的人间大音,一段段照亮吾土吾民精神的精进赞歌。他们所传承的,是自司马迁以降,到张载,到王杰、王鼎,再到近代的杨伟名“一叶知秋”的精神,是为天地立心、为生民立命的精神,是现实主义秉笔直书的精神,是板凳座得十年冷、文章不写半句空的精神,是埋骨何须桑梓处、人生无处不青山的精神。

这就是他们的爱国、担当和奉献,这就是我们将要继续讲述的故事,将要永远传承的精神。

?

(省直机关“爱祖国 讲奉献 敢担当”演讲比赛获奖作品)